香港暴徒暴行,提出自由民主人士的道歉,就能了事?

作惡暴徒遭香港各界譴責后,部分示威者開始擔心,自己做的「有點過火」,會失去支持了。於是,他們開始在社交媒體和機場為「發生的事」道歉。

8月13日晚,香港機場發生近乎恐怖主義的暴行,亂港暴徒接連禁錮一名內地旅客、內地記者數小時並施暴。

隨後,暴行畫面引爆全網輿論,連部分外媒都「兜不住」,有英國撰稿人直言示威者「瘋了」。

作惡暴徒遭香港各界譴責后,部分示威者開始擔心,自己做的「有點過火」,會失去支持了。於是,他們開始在社交媒體和機場為「發生的事」道歉。

而之前在標題和行文中對暴力遮遮掩掩的外媒,也馬上對這一轉變大肆報道,有美國媒體直接掛在頭版。

 

《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遭暴徒毆打

《紐約時報》8月14日報道稱,示威者似乎已經意識到暴力事件造成的負面影響。在社交媒體上,已有部分人為暴行發表「道歉貼」。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過道歉並不意味著「悔改」,在這類帖子里,暴徒無不給自己的暴行冠以「爭取自由民主人權」的「美名」,有的道歉標語仍在暗示警方暴力傷人。

另外,從內容來看,觀察者網查到的一則被台媒引用的貼文中,示威者只是就自己「衝動」而向被妨礙的機場滯留者們道歉,對於被打傷的內地遊客和記者,只是用「12、13日發生的所有事」一筆帶過,並沒有明確地向內地人道歉,而道歉方是否為參與暴亂的極端示威人士,也無從得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此前有一名示威者眼睛疑被同伴打傷,但暴徒們堅稱這是被警方擊傷(美媒)

暴徒的「憂慮」:一切都失控了

部分暴徒在社交媒體發佈道歉貼,具體人數難以估計。他們聲稱,由於「衝動」,「讓一直支持的市民感到失望及痛心」,「請接受我們對所有旅行者、新聞記者和醫護人員的真誠道歉。」

連之前跑到歐美告洋狀的「挺暴派」政客李柱銘都表示,自己只支持和平的抗議,涉及暴力的抗議觸犯了香港法律。不過他隨後又試圖合理化暴徒行徑,稱「需要通過合適的角度」來看待。

《華爾街日報》還發現,也有暴徒已經對無組織、無紀律且不斷升級的暴力行為感到憂慮。

一名21歲的抗議者說:「現在一切都失控了。這個運動沒有領導者,每個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灣「中央社」也注意到,香港近期的暴行多是依靠社交媒體策劃,而事後也無人為暴行後果承擔責任,或發表聲明。

暴徒狡辯:看在「自由民主人權」的份上……

當然,道歉歸道歉,暴徒們並不打算真的去「悔改」。

據《華爾街日報》等多家美媒報道,在被問到為何要使用暴力時,暴徒的想法是一致的——因為和平抗議無效,所以要用暴力逼迫特區政府「就範」。

李柱銘也幫腔稱,和平方式並不能讓暴徒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了「自由民主人權」, 所以要體諒暴力? 圖片來源:社交媒體

而當暴徒被問到自己犯下的暴行是否會削弱溫和派香港人對他們事業的支持時,一人承認「可能會失去支持」,但又幻想「如果處理好這件事,可以贏得更多支持。」

另一名暴徒也稱,雖然冒著失去支持的風險,但考慮到干擾機場「所帶來的好處」,這種風險是值得的,相信他們自己是「成功」的。

法庭頒布臨時禁制令

儘管暴徒們不肯「認輸」,但癱瘓幾日的香港機場還是在法院禁令之下恢復秩序。

14日,香港機場管理局取得法庭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有意圖地故意阻礙或干擾香港國際機場的正常使用。隨著禁令的下達,此前一度被暴徒癱瘓數日的香港機場在禁令當天就已基本恢復秩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於暴徒的行徑,國務院港澳辦在昨天明確指出,在機場非法集會的部分激進暴力分子對兩名內地居民實施的是近乎恐怖主義的嚴重人身傷害行為。

港澳辦表示,香港激進暴力分子完全突破了法律的底線、道德的底線、人性的底線。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實施嚴重暴力犯罪行為,令人觸目驚心,不寒而粟。他們的行為是對法治的極端蔑視,嚴重地損害了香港的國際形象,嚴重傷害了廣大內地同胞的情感。

央視在8月14日的《新聞聯播》里點明,亂港暴徒是秋後的螞蚱,再折騰也是徒勞!

央視呼籲,止暴制亂刻不容緩,此刻需要所有關心香港前途的人都勇敢地站出來,向一切犯罪行為說不,向一切暴力分子說不,讓正義之聲競相迸發,眾志成城守護香港,讓暴力分子成為過街老鼠,讓香港早日重歸晴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來源:觀察者網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