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要放手的人,往往悄無聲息

你說,你在等人,我說,我剛好也在等人。時光匆匆,要等的人沒有來,陌生人走進了心裡。四季流轉,走過有陽光的晨,經過靜好的時光,有的人懂得,有的人錯過,在心間為遠去的人寫下一段祝福,太多心事兒堆積,有那麼一個人念與不念,舍與不舍,都一直在生命深處。

 

驀然回首,曾經說好要一起走的人,已經走散在路途,那分別的傷,曾痛徹心扉,慢慢地傷口就結疤了,不是不痛了,而是習慣了痛,只能令自己努力釋然。原來,說著要分手的人,是希望挽留的,是有不舍的,決定要放手的人,往往悄無聲息。

 

那一天的傍晚,沒有一句再見,你將我拉黑,悄悄的走了,歲月悠悠,不得不獨自承受離別的傷感,當開始和結束,成為一種經過,將光陰煮成愁,最美的風景,依舊是你的笑容,心間對你還是有太多的放不下。

 

懷念那些走過的日子,愛人已經走遠,徒留一份惦念,隨著季節低吟淺唱。心在無人的夜,悄悄的碎了,愛而不得,一生心痛,如何能夠全身而退。風起雲湧,你最後的溫柔,沉澱在手心成了殤。

 

回眸,一份愛,在生命里百轉千回,有些過往,在懷念里,開成一樹玫瑰,有些記憶,在歲月里,搖曳成一縷芬芳。有些寂寞不可說,在午夜夢回之時,成為一首悲傷的歌,有些牽掛,落在紙上,成為極淺的詩行,若是有你相伴,此生不負,便是人間好時光。

 

你說,念念不忘,不如遺忘,放不下,傷人傷已,執著有時也是一種痛。有些懷念,在春暖花開時,吐露芬芳,在秋風裡與故事纏綿,在冬雪裡,留下一個長夢,念你,在紅塵深處,尋你,在最寂靜的黎明。每當悲傷席捲而來,踏入無邊的黑夜,你是唯一的光。

 

窗前的風鈴,隨著風兒淺唱,月光深處,是一地惆悵的碎片。不聯繫,不再見,你輕輕的一個轉身,就帶走了我所有的愛戀,太多的思念,寫下一個人的愛情,眉間落雪,換不回曾經的你,真正要放手的人,往往悄無聲息。

作者:昕月藍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