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凍土的融化,將導致史前病毒蘇醒,可能帶來毀滅性後果

由於全球變暖,極地的冰川正在融化,世界上一小部分地區已經在為這個後果埋單。

加拿大北部道路和橋樑的結構性破壞,或者阿拉斯加管道的坍塌,可能都預示著更大的災難即將來臨。

如果你認為冰山融化僅僅導致海平面上升,那你可能太低估冰川融化的後果了。

在融化冰川的背後是永久凍土融化的問題,這可能才會給人類帶來真正最大的麻煩。

甚至有學者相信,這可能會導致人類的終結,到底是什麼情況呢,一起了解下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永久凍土

永久凍土是指陸地表面連續冰凍至少兩年的任何部分。它存在於高緯度和高海拔的寒冷地區,那裡的雪甚至在夏天都不會融化。

永久凍土由岩石、沉積物、有機物和數量不等的冰組成,這取決於它的地理位置。冰就像水泥一樣,起著粘合劑的作用,把永久凍土粘合在一起,使其結構穩定。

今天發現的大多數永久凍土都是在上一個冰河時代期間或之後凍結的。

在永久凍土層的上方是活動層,暴露在大氣中。這部分主要由土壤和冰組成,可以延伸到地下2米。另外,永久凍土最深可達2000米。

在北半球,包括阿拉斯加、西伯利亞、格陵蘭島、加拿大和俄羅斯在內的約25%的裸露地表都有永凍層。在南半球,可以在南極洲和紐西蘭的南阿爾卑斯山找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為:北極永久凍土覆蓋率,深藍色為90%以上

探測永久凍土

冰楔多邊形是在北極發現的一些最美麗和最常見的地面圖案。然而,更重要的是,它們總是在永久凍土地區被發現。

它們代表著永久凍土的地表表現,其網路範圍從幾米到幾十公里不等。雖然常規的冰楔多邊形直徑在5-40米之間,但在西伯利亞東部已經發現了直徑大於100米的冰楔多邊形。

永久凍土活性層的反覆凍融導致表面開裂,因此在它們之間會形成裂縫。

夏天,當雪融化時,水就會填滿這些裂縫,這些裂縫在永久凍土帶凍結,形成無數垂直的冰脈。

在接下來的冬天,地面開始沿著之前的靜脈再次收縮,擴大了表面上產生的裂縫。這個過程重複了幾個世紀,導致了冰楔多邊形的形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為:在Bolshoy Lyakhovsky島上形成的冰楔多邊形

永久凍土碳反饋循環

永久凍土本身含有大量的有機物,包括自上個冰河時代以來被埋在地下的死去的動植物。寒冰就像一個完美巨大的冷凍室來保存有機物。

然而,最新的研究(來自NASA)發現,由於氣溫升高,北極永久凍土層的逐漸融化正在向大氣中釋放大量的溫室氣體。

這些氣體包括甲烷和二氧化碳,是由被困在冰層中數千年的有機物分解而成的。反過來,這些氣體會吸收從地球反射回來的熱量,增加全球溫度,從而導致更多的永久凍土融化。

因此,形成了一個稱為永久凍土碳反饋循環的循環,這也是全球變暖的重要原因。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人類的潛在影響

冰河時代凍結了許多秘密,而之所以要凍結這些秘密,可能是讓人類更好的發展。

人類、動物和它們的各種疾病已經在永久凍土下冰凍了數百年或數千年。雖然動物們死而復生是不可能的,但病毒和細菌就不是這樣了。

科學家相信,一些細菌和病毒可以在凍土中休眠數千年,直到地面變暖才醒來。

2015年,科學家們在西伯利亞發現了3萬年前的永久凍土塊,其中含有炭疽等傳染性病毒。

另外,天花和西班牙流感等疾病也存在於凍土帶地區的萬人坑中,這些都是一個事實的證明,即隨冰一起埋葬的任何東西都不利於人類文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為:病毒可能隱藏在冰下

在這種情況下,開採數百萬噸的永久凍土用於提取貴金屬和石油只會加速休眠物種的復甦進程。

科學界現在還有很大一部分人仍然認為某種病毒導致了恐龍的滅絕,並且仍然躺在地下的某個地方,或許睡在冰里。

如果這些疾病能讓這麼大的東西變小,我們人類也不一定是它們的對手。

對基礎設施的破壞

北極的夏季越來越暖和,時間也越來越長,導致活躍的永久凍土層更多的滲透到地表。

這一層不能在冬天完全重新凍結,有效地減少了永久凍土的數量,從而減少了將地面粘合在一起的「冰冷水泥」。結果,這片土地開始崩潰,基礎設施也隨之崩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種破壞在加拿大和阿拉斯加最為嚴重,那裡大約有2000萬人生活在永久凍土帶。破損的基礎設施,如道路、橋樑和管道,每年要花費數千萬美元進行維修和保養。

隨著全球氣溫不斷上升,美國對北極能源的迷戀很有可能也會失敗,從而導致石油和天然氣泄漏破壞周邊的生態系統。

最後

20世紀90年代,一組科學探險家和地質學家發起了全球永久凍土陸地網(GTN-P),以監測永久凍土厚度和溫度的趨勢和變化,並傳播對其消失所帶來的威脅的認識。

然而,凍土融化帶來的變化是緩慢和漸進的,因此普通民眾並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也沒有採取相關措施。

如果從現在開始不正確地處理這種情況,只會讓結果越來越嚴重。